整形事件中当事人为何不走司法程序,多少医美机构因此被逼入僵局?

来源:医美视界   2021-02-08 17:02

最近一段时期,女演员隆鼻事件上了热搜,一个事件瞬间把医美行业推上了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加上这些年来,医美行业快速发展中非法医美导致的乱象和负面信息的泛滥,让很多人冷静与理性的思考偏向了极端的怀疑与指责。
 
是医疗就可能有风险,是手术就可能有失败,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也是医疗行业的基本定律。如何客观看待,如何处理和应对可能产生的不良结果,考量的是所有人的智慧和遵守社会规则的意识。
 
 
医美本身是一种特殊的消费,当医疗的特殊消费需求被赋予市场商业行为的内涵,所有的消费过程就不再是用一个简单的标准来衡量。当医美消费被过度的市场化,就可能无法期待所有从业者都能保有医者仁心,在市场化竞争与金钱的诱惑面前,有的人为了利益丧失了良知,有的人为了利益可能损害他人,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有少数不良执业行为和个别意外事件的发生,就否定一个行业,否定一个国家的制度,甚至把自己的个人行为凌驾在国家的制度和法律的威严之上,这都是不理性的。
 
自从有了医美,各种纠纷似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作为一种消费行为,纠纷在其他的行业也普遍存在。可是不同的是,因为医美消费需求的特殊性和对医疗技术和审美技能的专业要求,医美消费过程相对其他行业就显得尤为复杂。在消费过程中,很多消费者的心理需求往往也可能超越了医疗技术的局限,再加上个体差异,各种不满意就接踵而来。如何解决这些纠纷或者事实上的伤害,需要所有人去理性对待,并采取正确的方法解决。
 
医美纠纷引发多起“罗生门”
 
然而,当突如其来的事件发生,很多当事人却采用了极端的方式维权,面对这种情况,大多数医美机构为了息事宁人,为尽早解决问题选择了私下和解,但是这种绕开司法程序的私下和解就真的能一劳永逸吗?
 
现实却是,在诸多事件中,因为当事人不愿意走司法程序,有些当事人在签署了和解协议后甚至可能反悔,采用各种不合常规的维权手段,不但自己没有达到维权的目的,也把医美机构逼入了生死僵局。
 
2019年10月,上海一女子打瘦脸针后索赔300万元,医院只愿意赔偿1万元,求美者与院方之间的赔偿数额差距之大,选择了极端维权,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事件当事人因为对3000元的瘦脸针效果不满意,多次要求索赔。医院提出让当事人走司法程序,当事人不愿意,最终选择利用媒体施压,甚至到医院门口举牌维权,对医院的正常经营秩序造成严重干扰,医院无奈选择报警,女子被警方带走劝诫。然而,时隔不久,该女子又故技重演,医院最终无奈,选择起诉该女子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上海一女子在医美机构门前举横幅
上海一女子在医美机构门前举横幅
 
2020年7月,一位女歌手在深圳一家美容医院门口举牌索赔,引起了业内的强烈反响。其实,早在2019年7月,该女歌手就与美容医院签订和解协议,医院退还其手术费用,补偿其交通费用,并约定“后续其他问题双方同意通过司法途径协商解决”。然而令医院不解的是,该顾客并未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而是选择到医院门口举牌的方式,并要求120万元的赔偿。
 
2020年8月,该医院无奈向深圳当地法院提起诉讼,状告该顾客名誉侵权,要求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同时赔偿经济损失150万元。院方称:“张某用其手术后恢复期内手术部位红肿淤青的正常反应照片,并用具有侮辱性、诽谤性和煽动性的‘炒作标语’,这会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误认为照片的淤青红肿是手术给她造成的后果,行为严重损害了医院的名誉。”
 
女歌手与他人在深圳一家美容医院门前举牌
女歌手与他人在深圳一家美容医院门前举牌
 
2020年12月,深圳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医美维权事件,一篇名为“‘奥美定’幽灵再现深圳某医美机构”的文章在网上流传,但是却找不到维权的当事人。网传文章称,当事人张某被深圳某养生馆老板娘介绍到一家医美机构做注射丰胸,术后不但丰胸效果逐渐消失,还出现了乳房红肿疼痛、流出异常液体等症状,文章怀疑是注射了类似“奥美定”的产品。网上文章对医美机构造成污蔑与诋毁,医院紧急寻找当事人,希望得到予以沟通解决,但是医院的记录中却查不到该顾客的任何信息。最后,医院只能选择报警。
 
依法解决纠纷才能保护双方利益
 
这些只是医美维权事件中的几个个案,然后类似事件却给医美行业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每一个事件都严重影响着行业的声誉,也动摇着求美顾客变美的信心。这种极端的维权方式,既损害了当事人的利益,也损害着医美机构的合法权益。
 
对此,有法律人士分析认为,求美者的需求是希望让自己变美最终获得各方面的认同。但是一旦有纠纷或是医疗事件发生,作为医疗的补偿,当事人可能获得的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等赔偿费用有限。有个别消费者采取通过媒体宣泄、或者采取到医院闹事、拉横幅等并不是理性行为,获得社会关注以达到自己的维权目的。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倡导和谐社会,而且在强力号召推行多元纠纷解决机制,鼓励事件双方能坐下来协商解决问题,协商不成,双方可通过法院诉讼的途径解决。尤其对涉及损害赔偿的案件更应该采取合法的手段,一旦有纠纷发生,求美者可以通过合法维权来解决。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互联网分会法律顾问何俊锋律师表示,医疗美容天然具有一定的医疗风险,医美机构应当严格依法行医,如医美机构的过错导致发生医疗风险,则医美机构依法应当履行赔偿责任;同时顾客也应当理性合法维权,如果采取过激的医闹行为,非法干扰正常医疗秩序,也要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那些医美“天价”索赔案,最终能到手多少钱?
 
近些年来,“天价”索赔精神损失的新闻屡见报端。医美视界梳理发现,在出现医美纠纷后,求美者提出的赔偿多达上百万元甚至数百万元,医美机构则认为赔偿数额过大,建议走司法程序解决问题,而法院的判决也并不支持求美者的所有索赔。
 
 
抽脂失败索赔889万余元
法院判赔5万多
 
据法制日报报道,林女士在南昌某整形医院进行了脸部抽脂手术,术后,林女士却发现自己皮肤不平整、双侧面颊僵硬和面部色素沉着。江西某司法鉴定中心对林女士的伤情作出鉴定,其伤情为伤残八级。因与医院多次交涉不成,林女士将医院告上法庭,并要求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共889万余元。
 
然而,院方对林女士提供的伤残证明产生质疑,并向法院申请对林女士的伤情进行重新鉴定。经法院组织,双方指定某法医学鉴定所重新对林女士的伤情作出鉴定,林女士面颊部皮肤的损害后果参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有关规定并不构成伤残。
 
林女士对此提出异议。随后,法院邀请出具鉴定书的3名专家,以开庭的方式对林女士的两份司法鉴定结论进行质询。庭审中,鉴定人员一致认定并未达到伤残等级。法院认为,该鉴定结论程序合法、内容真实,故予以采信。
 
最终,法院判决医院退还林女士手术费4377.2元,并赔偿54546元。领取判决书后,双方在法定期限内均未上诉。
 
 
鼻整形失败索赔70万
法院判赔40万
 
据东方网报道,上海的韩女士在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做鼻整形失败,因不接受对方仅同意返还全部手术费12.5万元的解决方案,韩女士将该门诊部告到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70.1万余元。
 
案件审理期间,法院委托相关鉴定机构就被告门诊部对韩女士的诊疗是否存在医疗过错,该过错是否构成医疗损害等进行鉴定。鉴定机构出具鉴定意见认为:“本例属于对患者人身的医疗损害,涉案门诊部在医疗活动中存在手术指征不严谨的医疗过错,与患者韩女士的目前鼻部状况存在因果关系”。同时认为,韩女士“目前后果非完全由医方的手术操作不当所造成,原有鼻畸形亦与目前状况有相关性”。鉴定意见最终认定韩女士的状况构成八级伤残,被告门诊部应负主要责任。
 
法院审理后,根据案件具体情况,酌定被告美容门诊部对韩女士的合理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法庭逐项审核了韩女士的诉讼请求,在保留韩女士后续治疗费用诉权的情况下,剔除韩女士诉请中计入的未实际发生的医疗费,判决被告门诊部应支付韩女士各项赔偿款共计40.1万余元。
 
 
打瘦脸针后肌肉萎缩,索赔300万元
院方:可补偿1万,建议走法律程序
 
据新民晚报报道,刘女士在上海某医美机构注射了两次瘦脸针,但第二次注射后的第3天,她的面颊出现凹陷,脸部坍塌,太阳穴、颧骨、苹果肌、脸颊肌肉等明显萎缩,脸颊两侧麻木。对此,刘女士要求这家医美机构要赔偿她加上精神损失费等共300万元。
 
院方告诉记者,医院在接诊刘女士时,经过登记、问诊、拍照、签署“知情同意书”、写病历等,并按规范的医疗操作流程进行咬肌注射治疗。在第二次注射的3天后,医院为刘女士面诊认为未发现异常。
 
医院多次建议刘女士通过鉴定、诉讼等方式解决纠纷,因刘女士的退赔诉求和医院的补偿差距较大,医调委的调解无果而终。医院表示,基于道义考虑等因素,同意将补偿款提高至1万元以内协商解决,“如果刘女士不能接受此方案,我们希望她走法律途径。
 
刘女士演示“拉”脸部肌肉
刘女士演示“拉”脸部肌肉
 
隆鼻后左腿瘸了,索赔200万元
院方:索赔过高,司法途径解决
 
据看看新闻报道,郑女士在深圳某整形医院做了隆鼻手术,醒来后发现自己左腿有些不对劲,麻痹疼痛,经检查被诊断为腓神经麻痹。对此,郑女士要求医院赔偿200万元。
 
该整形机构负责人说:“医院对发生的事情是认可的,但具体赔偿多少希望有第三方机构认定”。医院负责人还表示,他们机构有正规牌照,给郑女士做手术的医务人员也都有相关资质。另外,没有证据表明郑女士的腿瘸了跟隆鼻手术有关,他们希望郑女士能够走正常维权程序进行维权,而不是一下子就要求赔偿200万元。
 
 
割双眼皮致皮肤坏死索赔130万
院方:网上发黑帖还闹事,赔我200万
 
据潇湘晨报报道,杜女士在湖南某医美机构做双眼皮手术,术后,杜女士发现眼皮被割处仿佛生脓,眼睛、脸肿得很厉害。经初步诊断,杜女士的左上睑部分皮肤坏死,对此,她提出了130万元的索赔,但跟医院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据悉,杜女士做手术前,医院就和她签订了知情同意书,并告知术后切口疤痕等风险。且术后,医院退还杜女士2万多元整形费,并答应赔偿她的损失。但在协商过程中,杜女士在多平台上发布多篇针对美容医院的文章,并且放出来的照片都是恢复两三天的,存在着误导。此外,杜女士还多次到医院去闹,导致至少10个顾客退单。对此,该美容医院对杜女士提起诉讼,要求赔偿200万元。
 
针对杜女士提出的赔偿金额,院方表示,希望杜女士能够进行伤情鉴定,该承担的责任他们不推卸。
 
注射玻尿酸后眼睛失明,索赔130万元
院方:最多20万,否则走司法程序
 
据河北都市频道报道,今年4月份李先生到石家庄某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做眉间玻尿酸填充,注射后不久眼睛感受到不适。经检查,他的左眼失明。
 
李先生注射玻尿酸后左眼失明
李先生注射玻尿酸后左眼失明
 
李先生表示,他希望医院能够赔偿医疗事故费、后期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共130万元,但医院表示,最多只能赔偿20万。
 
据了解,医院的相关证件齐全,医生资质齐全,但在操作过程中,并没有掌握好患者的身体状况。而在协商调解的过程中,李先生并未亲自到场沟通,代替来的也不是其直系亲属。院方表示,希望全部走司法程序,并跟李先生本人或者直系亲属沟通。
 
整形后视力下降,索赔100万元
院方:鉴定后才能确定责任
 
据报道,韦女士到南宁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做了割双眼皮、开内外眼角,以及全麻取自体脂肪填充太阳穴的整形手术后,右眼视力变模糊。之后门诊部将韦女士送至医院治疗,经检查,韦女士的右眼眼动脉栓塞。两天后,韦女士的右脸额头又出现了皮肤溃烂、坏死的症状。对此,韦女士写了一封“赔偿诉求书”,要求门诊部赔偿100万元。
 
右脸额头出现皮肤溃烂、坏死
右脸额头出现皮肤溃烂、坏死
 
据悉,韦女士在住院期间的花费是由美容门诊垫付的,出院后,门诊也给韦女士2.2万元左右去继续治疗。记者来到这家门诊部的时候,相关负责人也能够出示门诊部的相关资质以及主刀医生的医师资格证书照片。
 
面对韦女士的索赔,门诊部负责人表示,必须要通过鉴定后才能确定责任方在于谁,才能确定赔偿金额。韦女士也表示愿意做完鉴定之后再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索赔金额需遵循法律依据
 
从新闻报道来看,求美者在整形失败后向医美机构索赔上百万乃至数百万元,其并无法律依据,因此法院也不予支持。那么,求美者索赔时应该依据什么?
 
 
依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五十条:医疗事故赔偿,按照下列项目和标准计算:
 
(一)医疗费:按照医疗事故对患者造成的人身损害进行治疗所发生的医疗费用计算,凭据支付,但不包括原发病医疗费用。结案后确实需要继续治疗的,按照基本医疗费用支付。
 
(二)误工费:患者有固定收入的,按照本人因误工减少的固定收入计算,对收入高于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3倍以上的,按照3倍计算;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
 
(三)住院伙食补助费: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计算。
 
(四)陪护费:患者住院期间需要专人陪护的,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
 
(五)残疾生活补助费:根据鉴定的伤残等级,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自定残之月起最长赔偿30年;但是,6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15年;7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5年。
 
(六)残疾用具费:因残疾需要配置补偿功能器具的,凭医疗机构证明,按照普及型器具的费用计算。
 
(七)丧葬费: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规定的丧葬费补助标准计算。
 
(八)被扶养人生活费:以死者生前或者残疾者丧失劳动能力前实际扶养且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为限,按照其户籍所在地或者居所地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计算。对不满16周岁的,扶养到16周岁。对年满16周岁但无劳动能力的,扶养20年;但是,6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15年;7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5年。
 
(九)交通费:按照患者实际必需的交通费用计算,凭据支付。
 
(十)住宿费: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住宿补助标准计算,凭据支付。
 
(十一)精神损害抚慰金: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造成患者死亡的,赔偿年限最长不超过6年;造成患者残疾的,赔偿年限最长不超过3年。
 
从上述法律条例可见,医美纠纷索赔具有法律规定的项目和计费标准,而非求美者的意气用事。
 
维权应当走法律程序
 
对于求美者来说,术后要保存好相关照片和票据材料,包括发票、病历、诊断证明、缴费单据等关键证据,这些都在为确保以后出现纠纷时自己能够提供相关证据。而当纠纷出现后,不应该采取发黑帖、医闹等不理性行为,首先要做好伤情的鉴定,再向专门机构求助:
 
1.做伤害鉴定
 
纠纷发生后,受害者应尽快到医疗机构做伤害鉴定。这样能够分清责任,确定伤害行为是否是机构导致的;其次,这样也可以明确受害人的损伤程度,对于合理确定赔偿数额和治疗方法有重要意义。
 
2.向当地卫生主管部门投诉
 
卫生主管部门会根据纠纷的性质进行调查、取证,并组织医疗事故专业委员会鉴定,出具的鉴定结果是有法律效应的。即使诉诸法庭,也要经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或法医鉴定,法院将根据鉴定结果依法判决。
 
3.向工商行政部门反映
 
在发生美容纠纷后,若要确定美容纠纷责任,需要先分析该纠纷是属于哪一种法律行为的美容纠纷,因为不同法律行为导致的美容纠纷会产生不同的法律处理结果。若是由于违约而产生的美容纠纷,赔偿范围是返还医疗费用。或者因侵权而产生的美容纠纷,赔偿范围基本上包括医疗费、住院费、误工损失及精神损失。
 
图片
 
医美机构合规经营是规避风险的前提
 
“天价”索赔事件再次提醒医美机构,做到诚信经营、合规经营,才能在纠纷中减少对自身的损害。在为求美者实施手术前,做好手术风险告知工作,并按规范的医疗操作流程进行手术;除了确保合法合规的机构资质、医护人员资质与供应商资质,强化医疗技术水平和急救机制,还应建立完善的医疗事故处理机制,在保障求美者及其家属合法权益的同时,降低事故对自身的负面影响。
 
在面对医美纠纷时,医美机构应该与求美者真诚沟通,尽可能达成一致;若无法达成一致,可先找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如若调解未果,则应通过法律手段、走司法程序解决问题。​​​​
推荐阅读